2012年9月15日 星期六

隧道工地的回憶--(1)碧海藍天

看了別人貼的隧道工地照片, 又勾起了以前的回憶.
我的第一份工作是隧道地質師, 那算是個高風險也高報酬的工作,
這個職業的流動率很大, 就算是職場新鮮人也很容易就應徵得到,
主要是因隧道的工作環境不佳, 很多人呆沒多久就想跳去別的工作了,
不過在隧道裡可以學到很多的東西, 尤其看到的都是第一手的露頭,
對地質工作而言是個很棒的學習機會!

以下部份文字是我在2004年呆的第一個隧道工地期間寫下的, 一些照片當初不方便貼出,
現在這裡也完工了, 就放上來與大家分享~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<和平記事1--突然的旅程>
話說10號的那天晚上, 還在台南很高興的跟一票人慶祝MKY畢業加準備當兵,
沒想到突然接到公司電話, 問我星期一能不能去上班,
有沒搞錯, 我人在台南耶... 勉強的回說星期二應該可以,
於是當晚坐夜車回家, 星期一趕忙處理一些私事跟收拾行李,
塞了一個登山背包的東西, 就這樣星期二到台北報到,
約的地點還不是公司, 而是新店某便利商店門口, 很奇怪吧,
接著車子開到, 上了車, 我們就直接上了北宜公路, 前往我的工作地點--和平.
最離奇的是關於細節, 薪水, 工作詳情還都是在車子裡講的(我頭腦好像不太清楚),
中午在蘇澳吃飯, 下午才到和平, 東西放一放順便瞭解一下當地的人,
然後, 他們就... 走了....
感覺好像我直接被賣到了花蓮(正確的說是宜蘭, 因為和平溪南岸才是花蓮, 我在北岸)

住的地方離和平市區跟工地都有段距離, 沒有門牌地址(所以不知道怎麼寫信),
出入都靠車子, 開車去以上兩個地方也都要個15-20分鐘, 而且都是砂石車走的路,
有公司電話, 沒有公用電話(聽說那裡的人都把公司電話當公用電話打),
手機算是打的通吧!(不過僅限中華電信, 而且還有嚴重的方向性, 在室內就死),
沒有有線電視(不知道無線的收的到嗎? 有人有裝小耳朵, 原來小耳朵還是存在的),
吃住都不用愁, 而且吃的還不錯, 至少都不用花自己的錢.
平時下班時間一到如果沒出去的話, 還真不知道要做什麼才好,
月休四日, 這是我目前感到最鳥的地方...誰叫這不是公家單位...

唉..既來之則安之吧!


[工務所向南望, 隔著河的對面山頭才是花蓮縣, 我們這是宜蘭縣]
[往工務所的路是溪邊的砂石車便道, 隔壁就是砂石堆積場, 看怪手在好幾樓高的砂石堆上工作真賣命啊]
[手機要在某些位置才有訊號, 所以大家的手機都在拜天公]
[宿舍裡, 我的房間]

[房間裡就只有床跟桌子]

<和平記事2--沙漠都市和平>
也不是第一次來到和平了, 感覺這裡真是越來越工業化,
人口不少, 不過大多是流動人口, 主要是水泥廠跟發電廠等工業區的工人,
記得半個月前坐火車經過時, 和平就是沿線上下車人較多的一站, 都是工人,
12號那天坐車從蘇花公路南下, 遠遠看到和平聚落, 電廠跟水泥廠高聳的建築,
還有就是整個和平彷彿就籠罩在一團沙塵之中, 就像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樓,
而且天氣越好, 這種情況就越嚴重, 風一揚起, 還會吹起陣陣的沙塵暴,
不過大街倒是越來越繁榮了, 有中型超市, 網咖, 還有7-11跟Family,
不太像是我最早看見的和平了.

和平火車站記得當年只是個小小的站房, 不過現在可是大而新穎,
可惜的是座落在市區的邊緣, 而且還是離我們最遠的那端, 感覺就很遠,
然後地下道往月台也是長長的一條, 好像比台南後站往前站的地下道還長,
好個大而無當的沙漠車站啊!

"和平的英文最早被譯成Hoping, 引申有希望之都的意思,
不過現在被改成了Heping, 不知是不是覺得沒什麼希望了?"


<和平記事3--上班的日子>
工地在山上, 從辦公處坐4WD的車子還要走個約20分鐘,
聽說之前還是石頭路的時候要更久, 不過現在可是全線柏油,
實在很難跟外頭的砂石路聯想在一起..
這兒是台電的碧海計畫的一部份, 目的是引和平溪的水發電,
我在的工地就是引水隧道的挖掘, 代稱藍天(辦公室的代稱則是碧海),
碧海藍天, 好個美麗的名字啊, 可是看到施工道路在山中畫出蜿蜒的折線就不美麗,
早上到了隧道口後, 先換上雨衣(雨鞋早就穿上了), 然後坐小火車入洞,
目前已經挖了約2公里(預計挖6公里多), 光坐到挖掘面就要快二十分鐘,
而且目前還挖到湧水帶, 裡頭就像下雨一樣, 雖然穿雨衣還是一樣會溼啦!
進洞的第一天就發生機件故障跟抽心同時發生, 逼得裡頭不得不停工來排除狀況,
帶我的一個組長說我實在是太幸運了, 第一天來就遇到目前最爛的情況,
(總不會直接就說是我太帶賽了吧! -_- -->不過我覺得他話中有此意)

挖隧道的工作主要是由一台TBM負責, TBM就是雪山隧道裡頭被埋住的那玩意,
只是我們的機器比較小, 因為設計斷面只有直徑3.7m, 感覺壓迫感很大,
又聽說這還是國內目前最小的TBM機具開挖工程, 機具還是中古的, 所以常故障,
而我的工作則是做開挖岩壁的測繪, 並給岩體評分好提供施工的依據,
只是先前一位地質師已經走了一個月, 留下二百米沒測繪, 我只好先收拾爛攤子,
所以雖然機器停工沒挖, 但我還是得天天進隧道補進度,
不然正常情況下我們會跑到TBM靠機頭處預備, 當新開挖段一出來停機時,
我就得跑到最前頭去快速測繪, 其實危險性還蠻高的,
因為這台TBM很小, 只能採開放式設計, 機頭約2m長的護盾後就是裸露的岩盤,
剛開挖後岩盤還在很不穩定的時候,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崩下來,
有次就是在它一邊抽心一邊畫的情況下工作, 有點太刺激了些,
尤其現在又挖到湧水量大的地段, 就算不掉石頭, 水也會一直噴,
這種環境下要畫圖真是個高難度的工作啊! (發現其實Uni的筆也不能在水中寫字)

以上是我大概工作的情況, 其實扣掉隧道工作外, 環境算是頗優的,
山林中鳥類眾多, 烏鴉又大又囂張, 白鶺鴒橫行, 比起來灰鶺鴒就膽小多了,
肉眼認的出來的還有小雨燕, 紅山椒鳥, 大冠鷲等, 認不出來的不計其數,
到了晚上幾乎算是沒有光害(不過有時會有沙塵暴), 星星滿天,
這種地方, 又可以坐到小火車, 又可以看鳥看星星, 我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呢?
唉..不過就是無聊了點..在那呆了十天, 幾乎完全對外斷絕音訊,
有點難想像會呆上一年.....

[往西方看, 風景十分漂亮]
[通往工地的道路, 邊坡的岩錨密密麻麻的十分誇張]
[隧道口工地]
[隧道裡的湧水帶, 就像水簾洞一樣]
[隧道裡的樣子, 斷面直徑只有3米多, 下方的水面下有鐵軌]
[起初都在片麻岩帶中, 後來進到大理岩帶]
[挖在大理岩中的隧道很美觀]
[漸漸的從白色大理岩變成了黑白紋層大理岩, 竟是惡夢的開端...]


<和平記事4--和平林道>
十月第四週排了一個週休回家, 回到家後才知道有個颱風逼近,
而且侵台時間差不多就在星期日到一左右, 密切的注意動態,
就在星期天趕回到和平後, 當晚風雨就來了, 隔天還有颱風假,
不過星期一只颳了一個上午的風雨, 下午就停歇了.

後來因和平溪的溪水暴漲, 我們上山的路上過溪的橋引道被沖掉,
所以我們上山必需改走和平林道, 便橋聽說要一個星期左右才會修復,
和平林道其實就在我們的對岸山上, 一出去就看的到, 可是要繞好大一圈,
先出到外頭的和平市區, 再從那轉往林道的入口, 只有大概一個車道寬的路,
颱風剛過的路又爛, 可是很難想像砂石車也走這, 於是會車就很麻煩了,
原來走便橋的車子現在都得改走這, 加上林道裡頭本來就有許多礦場,
在便橋不通的這段期間裡林道簡直熱鬧的比美外頭的大馬路,
通常一路上相會的車不下二三十台, 而且一開始一路攀升, 再來段Z字形連續下坡,
好不容易走到便橋的另一頭時也都四十分鐘過去了, 晚上走更是刺激...
也許是很多大車在走的關係, 一開始路十分顛簸, 幾天後慢慢變平了,
再來開始凹陷出車輪印... 從難走到好走, 又變難走...

和平林道的風景稱不上美麗, 可能是因為太多車在走的關係吧,
比較有意思的是中後段的路幾乎都鋪著一層大理石碎屑, 變成白色的路,
而且路上會經過好幾個採石礦場, 可以看到很多的露頭, 算另類風景吧!

經過了一個禮拜後, 便橋總算修復, 大家都很慶幸不用再走林道,
多花四十分鐘的路, 又比較難走, 希望不會再有機會再走..

[由和平林道上遠眺斷掉的便橋]


<和平記事5--水中的火車>
話說自從我來到這以後, 就好像一直跟水有緣,
繼初來的第二天遇上湧水, 休假的那個星期六, 工地又挖到水,
而且比上次的還大, 收假後第一次進隧道總算目睹..
原本只淹到軌面的水, 現在可以淹進車廂裡,
後來實測每秒出水量達到140公升/秒, 這還是在剛挖到後過了五天量到的,
加裝了一部抽水機才讓水沒有一直上漲...

後來水雖然有漸漸稍退, 不過比起之前還是很高,
於是現在火車幾乎都像是走在水裡, 很像神穩少女裡頭那條在水中的鐵路..

p.s. 有位工程師就打趣跟我說, 要是再這樣一直挖到水,
說不定不用挖到通, 出的水就可以發電了...

[隧道的火車, 兼負出碴與載人的工作]
[進到隧道裡後不久, 火車就會開在水裡]



<和平記事6--冬颱南瑪都>
2004年的12月, 台灣罕見的還有颱風侵襲, 
這個冬颱南瑪都在東部地區降下了驚人的大雨,
在我們南邊的太魯閣雨量站單日就累積破千的豪雨,
我們這裡也是整日大雨, 3日的晚上宿舍內還停電又淹水,
聽說工務所副所長晚上冒雨開車出去巡視, 遇上路邊小土石流,
車子就被埋住了, 還好人及時逃了出來...
4日早上我們趁雨勢稍小時出去看看, 才發現災情有些小嚴重,
這天想當然爾又放颱風假了, 不過我們想去工地也沒辦法,
因為往工地的便橋又斷了, 而且連往和平市區的河床便道也斷了,
下午天氣總算放晴, 河的對岸山壁出現了許多的臨時瀑布,
倒也是蔚為奇觀!

[颱風後的和平溪十分混濁, 難怪又稱大濁水溪]
[往和平市區的便道被大水沖毀]
[倒掉的電桿]
[雨後山上出現的時雨瀑]
[河對岸冒出來的瀑布, 水量還不小]


<和平記事7--特殊困難>
引水隧道主要的功能就是要把水引到電廠, 不過在挖隧道期間卻不希望水來搗亂, 
偏偏這個隧道的水特多...
我們在做岩體評估時會依破碎程度分為1至5類, 1類的岩盤最好, 5類的最糟,
不同的類別會選用不同的支撐型式, 還有一種比5類還要糟的情況叫"特殊困難",
特殊困難處通常也會伴隨大量的湧水..
十一月中旬挖到破碎地質機頭被埋後, 前方的出水量就一天比一天多,
想處理破碎地質前要先處理高壓湧水的問題, 起先想用灌漿封堵的方法把破碎地層固結, 
不過由於水壓太大, 灌漿材料還沒固結前就被沖走了, 最後以失敗做收, 
後來乾脆由後方打一排洩水孔來排水, 前方的出水量看起來才好像有少一點,
不禁讓人想到大禹治水的故事..
這段的特殊困難造成TBM受困, 一直到我離開這裡時都還沒脫困,

後來聽說這台TBM就這樣廢了....

[大理石碎岩崩落, 預告災難的開始]
[機頭上方大量抽坍, 將機頭夾埋]
[抽坍處的湧水]
[由機頭後方打洩水孔, 水量狂噴]
[整排的洩水孔齊發]



<和平記事8--往A橫坑>
來到工地這麼久, 每天的行程幾乎都是辦公室<=>隧道,
別的地方一直都沒去過, 聽同學說往大壩的路很漂亮, 一直介紹我一定要去看,
今天終於有機會前去一探究竟..

今天要去A橫坑, A橫坑在頭水隧道的另一頭, 最近終於動工了.
聽說動工的原因是為了趕目前TBM被困停工的進度....
從之前走過幾十遍的分叉口往右走, 可以直達大壩,
也許是進入和平南溪的關係, 感覺上河谷比較狹了, 不像主流有寬的河床面,
月初的風災造成的道路災害一直到現在還在修, 頗慘,
除此之外, 景色倒是比前段棒多了, 山與路的氣勢都很磅礡,
有高山深谷, 有急流瀑布, 有鑿山穿隧, 有懸崖絕壁,
中間有一段之字型的連續彎路, 最神奇的是在每個180大轉彎處都是隧道,
而且這段路的隧道密度頗高, 短短9公里的路就有十座隧道,
有的隧道更是兩端都銜接著橋樑, 頗有舊山線鐵路的感覺,
走起來很像是在走橫貫公路....有段路邊還有懸於山壁上的棧道呢!

A橫坑其實離大壩還有點距離, 所以今天並沒到大壩, 有點可惜,
我想我可能也沒機會再來了吧!

[往A橫坑的道路其實也不太穩定, 先前下雨造成的損害還在修復中]
[緊臨河谷的道路與隧道, 有橫貫公路的fu]
[路還沒蓋之前要前往大壩壩址時要走的棧道遺跡]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